明王首辅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3章 入学受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duoben.net多本小说网 ,最快更新明王首辅最新章节!

信江书院就在上饶县城的郊外,出了城门步行两里许便可到达,就位于信江边的一座小山陵上。徐晋一大早便怀揣着郭夫子的推荐信到信江书院报道。

小山陵并不高,估计不超过百米,信江书院就座落在半山上,面江而建,周围树木环绕,环境自然是极好。

深冬时节,黄叶遍地,徐晋背着书篓拾级而上,悠闲地欣赏着一山冬景。

十数分钟后,徐晋终于走到书院的门前,但见眼前竖着一座木制的门楼,上方正挂一牌匾,上书“信江书院”四个大字,字体飘逸遒劲,落款竟是健斋居士。费宏字子充,号健斋,也就是说这牌匾是费宏的手笔。

门楼两侧挂着一副对联:以文为友。举善为师。

徐晋正在打量着书院的门楼,一名书生从里面行了出来,微笑着拱手道:“这位兄台是新来的?”

这名书生身穿淡青长衫,年约十七八岁,看样子应该是书院的学员。徐晋拱手还礼道:“正是!”

书生友善地道:“我叫刘纯,表字养正,敢问兄台怎么称呼!”

“在下徐晋,还没表字!”

刘纯眼珠一转,笑道:“原来是徐兄,入学可有推荐信?”

“自是有的!”徐晋从怀中取出郭夫子的推荐信。

刘纯接过看了一眼,点头道:“原来是方教习,徐兄在此稍候,我这就替你传话。”说完转身便往书院内行去。

徐晋觉得有点不对劲,连忙追上前:“刘兄且慢!”

刘纯站定问:“徐兄还有事?”

徐晋微笑道:“刘兄,夫子再三叮嘱在下,推荐信要亲手交给方教习的。”

刘纯恍然地拍了一下脑袋,把手中那封推荐信递还给徐晋,歉然道:“一时疏忽,倒是忘了把信函还给徐兄了!”

“没关系,劳烦刘兄通传!”徐晋接过推荐信放回怀中。

“那徐兄在此稍候,千万别胡乱走动,我这就去告知方教习。”说完便匆匆走远。

徐晋若有所思地皱了皱眉,这家伙眼神有些闪缩。

再说那刘纯进了书院,转到徐晋视线难及的位置,便见两人鬼鬼祟祟地闪了出来,赫然正是郭文才和郭金桂两人。

“马兄,如何?”郭文才见到刘纯便急切地问。

原来这个刘纯并不叫刘纯,刚才在徐晋面前报了假名,他的真名叫马进升。

马进升摇头道:“那小子挺机灵的,推荐信没有交给我!”

“那推荐信是写给谁的?”郭文才追问道。

“方兴生教习!”

郭文才朝狗腿子郭金桂使了个眼色,后者立即从钱袋中摸出五十文钱塞到马进升手中,嘿笑道:“劳烦马兄了,这事记得保密!”

马进升手腕熟练地一抖,铜钱便流进了袖筒里,拱了拱手便离开。

直至马进升走远,郭文才得意地打开折扇摇了摇:“走,去找方教习,嘿,郭百川那老儿竟敢玩花样,推荐徐晋到信江书院读书,幸好本少机智聪明!”

郭金桂大拍马屁道:“嘿嘿,全靠少爷英明神武,洞悉了郭老儿的阴谋,徐晋那小子想进信江书院,作梦吧!”

原来昨晚郭金桂跟踪徐晋到了住处,之后找到房东花钱打探徐晋的消息。作为房东,对租客的底细自然要问清楚的,窝藏不法分子可是大罪,所以房东对徐晋小两口的信息知之甚详,自然也知道徐晋要到信江书院进学。

这个时代可没隐私保护法什么的,既然有钱拿,房东便毫无节操地把徐晋的消息都透露给了郭金桂。

郭金桂得知徐晋竟是要到信江书院进学,便火急火燎地跑回去禀报郭文才。

郭文才和郭金桂正好也是信江书院的学员,不过却是“择校生”,换而言之就是花高价钱买“学位”的。一般书院招收学生是要经过考试的,通过了才能入读,当然,不通过也可以入读,给钱呗,学费翻几倍!

郭文才和郭金桂一商议,决定阻止徐晋入学信江书院,于是便有了今天这一出。

郭文才本来想找人把徐晋的推荐信给骗走的,但徐晋机警,所以没有得逞。不过没关系,“机智勇敢”的郭大少还有一计,那就是找方教习诋毁徐晋。

方教习就是郭夫子推荐给徐晋的书院老师,姓方名兴生,字问之。方问之此人性格耿直疾恶如仇,还有点迂腐,换而言之就是爱认死理,不会做人。

正是因为如此,郭文才并没有使出惯用伎俩(行贿),而是改用说坏话诋毁的方式,可见这货也是有点小聪明的。

郭文才找到了方教习,后者正准备到讲堂授课,有点不耐烦地道:“所来何事?”

方问之自己出身贫寒,对于郭文才这种花高价进学的学员本来就不喜,更何况这俩个家伙平日吊儿琅铛,得过且过,每次考试都是垫底的货色,自然更加不喜。

郭文才把折扇插到腰后,一本正经地道:“方教习,学生刚才进门时偶遇一同乡,此人拿着推荐信前来找方教习,所以学生特来通传一声。”

方教习闻言神色微松道:“现人在何处?”

“就在门外候着,不过……”郭文才说到一半便打住了,一副欲言犹止的模样,不过这货脸圆如包子,皱起眉时像便秘似的。

方教习冷道:“事无不可对人言,吞吞吐吐作甚?”

“方教习教训得是,那学生便直说了,我那同乡叫徐晋,近日竟不顾本族族人反对,执意把祖田给卖了,就为了到县城居住上学!”

方教习脸色不由一沉:“如此好逸恶劳,没有长幼尊卑,不忠不孝之人也配进我信江书院!”

“方教习所言极是,本来作为同乡,学生是不应该背后说他不是,但又怕此人影响了书院和方教习的声誉,所以便……”

方教习衣袖一拂,夹着教案便大步向书院大门行去。

郭文才和郭金桂得意地对视一眼,脸上露出胜利的阴笑。

再说徐晋在书院外等了近两盏茶的功夫,便见一名穿着直裰的精瘦老者大步行了出来,此人板着老脸,腋下夹着书本,跟古板的郭夫子有得一拼。

“你就是徐晋?”方教习走到近前站定,冷冷地打量了一遍徐晋。

徐晋自然感觉到对方的不友好,因为这老头不喜都写在脸上了,不过他还是礼貌地一揖道:“在下正是徐晋,不知老先生如何称呼!”

方教习硬梆梆地道:“老夫方兴生!”

徐晋微不可察地皱了一下眉头,从怀中取出郭夫子的推荐信,双手递上去:“原来是方教习,这是郭夫子给学生的推荐信!”

方教习并没有接推荐信,衣袖一拂道:“不必了,你且回去吧,本书院不会接收你这种学生!”说完转身大步返回书院内。

徐晋顿时石化掉,这老头吃了火药吗?自己好像并没做得不妥的地方吧?不接收我这种学生又是什么意思?

这下该怎么办?

徐晋实在没料到会出现这种情况,对方竟然连推荐信都不看就直接拒绝了自己。

徐晋在书院门外来回踱着步,但实在琢磨不出什么地方出了问题,额头上不禁渗出一层细汗。没有推荐信便进不了信江书院,自然就没办法参加明年的县试了,而偏偏自己卖掉了田产,还与族长有赌约在身,已经没有退路。

徐晋来回踱了片刻,忽然停下脚步,抬腿便向书院内走去,机会从来都是靠自己争取的,他从不轻言放弃。

“徐兄!”

徐晋刚迈进门楼便听到有人喊,不由站定转身望去。

“呵呵,果真是徐兄,我就说背影看着像,果不其然!”

此时正有三人拾级而上,其中两人赫然正是费懋贤和费懋中,两人见到徐晋都一脸欣喜之色。

徐晋亦是大喜,真是天无绝人之路,信江书院的牌匾都是费宏写的,可见费宏与信江书院颇有些渊缘,或许可以通过费家兄弟的门路进学。

“原来是民献和民受,你们怎么也来信江书院?”徐晋微笑拱手为礼,目光迅速地打量了一遍第三人。

费懋中笑道:“哈哈,徐兄没想到吧,以后我们就是同窗了,我和大哥就猜你今天早上会来报到,还真遇上了!”

徐晋故作黯然地道:“民受兄,咱们怕是做不成同窗了!”

费懋贤兄弟对视一眼,急问:“为何?”

徐晋苦笑道:“在下也不知什么地方得罪了方教习,刚才他连夫子的荐信都没接就拒绝了在下!”

“怎么会如此,莫不成有什么误会?”费懋贤失声道。

与费家兄弟同来的第三人忽然问道:“可是方问之方教习?”

徐晋点了点头道:“正是方教习,敢问这位前辈如何称呼。”

费懋贤连忙介绍道:“赵允叔叔乃正德六年进士,现在信江书院任教习。”

徐晋不禁有点意外,一般在地方书院任教的讲郎要么是秀才,要么就是举人,极少会有进士级别的,因为考中进士便有资格做官了,外放到地方至少都是七品县令或县丞,谁愿意到学院里当个没实权的教习。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