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八十一章 萧珏归京

+A -A

  或许是因为两年内康王和端王相继造反,陈皇这一次并没有公布怀王造反的消息,但这么大的事情,无论如何都是瞒不住的,怀王府被查抄,右羽林卫大将军府被查抄,百姓们就算是猜也猜到发生了什么事情。

  怀王造反了。

  京师的百姓闻听此讯,除了对怀王深深的可惜之外,就是对陈皇的悲哀。

  悲哀他的儿子都和他反目成仇,悲哀二十多年前他为了皇位,牺牲妻儿,如今终于遭到了报应。

  康王和端王造反,百姓们无不痛斥,而此次怀王造反,大多数人私下里谈起时,都只是叹息一声。

  他们又怎么能指责一个初心只是为母报仇的儿子?

  可惜他最终还是失败了,自古以来,那个至高无上的位置,都是非冷血无情之人不能坐,怀王造反不成,下半辈子,便只能在幽禁中度过。

  唐宁出宫没多久,就陆陆续续听到了一些消息。

  因为怀王连同右羽林卫造反一事,陈皇将整个右羽林卫彻底换掉,临时从十六卫中抽调了五千人,组成了新的右羽林卫。

  右羽林卫暂时没有统领,由在这次平息怀王叛乱中立下大功的左羽卫大将军陈星云统领。

  除此之外,他对赵蔓也下了禁足令,严禁她出后宫一步,也不允许任何人探视,连安阳郡主都不能进宫见她。

  这是对她变相的软禁,唐宁知道,这一切,都是做给他看的。

  除此之外,朝堂之上,也发生了一些不小的变动。

  朝中几个重要的官职,陈皇破格提拔了一些资历和年龄都不怎么够的官员,对已有的职位,也做了一些调动。

  户部侍郎方哲,被调到了吏部任侍郎,户部侍郎与吏部侍郎一个管钱,一个管权,在六部中的地位等同,真要说起来,吏部侍郎的身份还要更加超然一点。

  这看似是平调,其背后,却有着不小的深意。

  方鸿是吏部尚书,方哲是户部侍郎,方家兄弟原先在吏部和户部都很有话语权,如今方哲被调到了吏部,方家便失去在户部的影响。

  反倒是吏部,因为方鸿本来就是尚书,就算是方哲调过去,也不能锦上添花,只是平白无故的失去了户部而已。

  同时,陈皇还对东门卫的防卫职责做了调整,原本距离城门更近的右东门卫,和左东门卫调换了位置……

  礼部尚书张延,即将调任,任工部尚书,看似官职不变,但礼部是名义上的六部之首,工部尚书的影响力,远不能和礼部尚书相比。

  许多人猜测陛下所做的这些不寻常的调动,一定和怀王造反有关,但他们怎么想,都想不出这些事情有什么联系,更猜不透陛下的目的。

  唐宁很清楚陈皇做出这一列举措,到底是为了什么。

  他在没有大动干戈的情况下,最大程度的削弱了润王背后的势力,怀王的目的,还是达到了。

  方新月来找小小玩的时候,带给唐宁了一封信。

  显然,方家也已经察觉到了不对,怀王造反之后,当今天子的目光,终于聚焦在了方家身上。

  毫无疑问,陈皇对于方家的一系列打压,其实只是开始,以他的性格和手段,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会逐步的瓦解方家凝聚起来的这一股庞大能量。

  他说过要立润王为太子,便再也没有了下文,他已经下旨召回了一位亲王,如果不是陈皇的这一道圣旨,唐宁甚至不知道陈国还有一位忠王。

  陈皇在这种敏感的时候,召回了这位大多数百姓连听都没有听过,存在感低到了极点的亲王,寓意十分明显。

  他在警告方家,警告唐宁,警告润王背后的所有人,他还是陈国的皇帝,皇位不传给润王,还可以传给其他的什么王……

  对于唐宁来说,是润王当皇帝,还是忠王当皇帝,并没有多大的区别。

  他只想带走赵蔓,什么人当皇帝,这是陈国自己的事情。

  即便赵圆和他有师徒之名,唐宁也不觉得,他能成为一个好皇帝,陈国落在怀王手里,或许还有一个不错的未来,除此之外,在如今的局势之下,没有遇到一位枭雄式的皇帝,陈国以后的处境只会更加艰难。

  方家和王相的建议都是静观其变,毕竟,如果他们想要通过逼宫来达成让润王继位的目的,也不会等到今天。

  谁都不希望身上被贴上反贼的标签,他们更希望陈皇能自觉一点,主动一点……

  而就算陈皇是皇帝,短时间之内,也不会大张旗鼓的打压润王和方家,用力越猛,反弹越大,陈皇不会不懂这个道理,也不会接受这样的结局。

  他惯用的手段是温水煮青蛙,用一种并不激烈的手段,一点一点,一步一步的达成自己的最终目的,就像他以前对唐家那样。

  岳父大人今日从尚书省回来,眉宇间有着一丝愁色。

  唐宁询问过才知道,尚书省新来了一位年轻的右丞,他虽然初来乍到,但手段却异常凌厉,在唐宁和王相不在的情况下,他只用了一天的时间,就将小半的尚书省都笼络到了自己的麾下。

  新官上任三把火也烧不了这么快,要说此人背后没有陈皇的授意,唐宁是不信的。

  陈皇的行动比他想象的还要快,想来不仅仅是尚书省,朝中的其他部门,很快就会迎来陈皇的清洗。

  唐宁走出月亮门,看到院子里站着一人。

  方新月回过头,看着唐宁问道:“爹爹和大伯,还有皇帝姑丈,他们怎么了?”

  唐宁摸了摸她的脑袋,说道:“大人的事情,小孩子不要问。”

  方新月仰头看着他,问道:“他们要造反吗,要赵圆表弟当皇帝,可是皇帝姑丈不是说过,要立表弟为太子吗,他们到底怎么了?”

  唐宁张了张嘴,不知道怎么和她解释,方新月低下头,心情有些失落,转身向院外走去。

  唐宁给小小了一个眼色,小小很快便跟了出去。

  唐宁叹了口气,有些事情她可能无法理解,方家包括自己,和陈皇的确有过一段愉快相处的时期,然而如今,他们已经发生了重大的分歧,再也回不到当初了。

  时至今日,京师看似还算平静,但陈皇和润王一系,已经势同水火,只差一根引子,就能彻底点燃矛盾……

  一阵脚步声从院外传来,唐宁还未回头,门口便传来一道声音。

  “你这个禽兽,安阳郡主果然还是没有逃过你的魔爪。”

  唐宁转过身,看着站在院门口的身影,笑道:“你回来了。”

  萧珏点了点头,郑重说道:“我回来了。”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天地至圣神武至尊极品全能高手都市之活了几十亿年凌天战神重生之绝世武神最佳女婿逍遥兵王混乡村最强屠龙系统
如意小郎君 第九百八十一章 萧珏归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