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A -A

“妙!”方君乾蓦然爆出一声大笑,以手击床,赞道:”这一句真是精华。哈哈,肖倾宇,只有你才能说出这样精彩的话来。我一直都想用一句明白的话概括十二策的主旨,可惜不是用词太过艰涩难懂,就是过于冗长。难得你竟能一语破的。”注视肖倾宇,惺惺相惜,无限感叹。



肖倾宇继续道:“小侯爷目光卓越之处,在于拟定这道十二策的出发点。”



方君乾面容一整:“请阁下说仔细些。”



“因为小侯爷的出发点,并不仅仅是从大庆之王的观点看问题,而是从天下霸主的高度来考察人才的问题!”



此语一出,方小侯爷不禁动容!



肖倾宇神态恬静:“将选举官吏将领的范围,扩展到平民和奴隶中,这使国家有机会吸收更多的人才……如果大庆坚决推行此举,不单大庆子民,怕是各国民间人才都会蜂拥而来。届时我大庆不费一兵一卒,兵不刃血便可成为天下霸主。”



“真是奇怪……我们明明相识没几天,却有种认识了一辈子的感觉……”方君乾盯着肖倾宇,认真道,“人家都说彼此有缘会一见如故,我一直不信。但是现在,我信了……”



他收了玩世不恭的笑容,肖倾宇蓦地发现,此时的方君乾身上发生了某些细微的变化。是自信,是气度,是抛弃包袱释放自己所有能力的光芒。举手投足淡定自然,顾盼间风采熠熠,望进那双炽烈耀眼的眸子,里面的神采连肖倾宇亦要赞叹一声。



“所谓的唯才是举,就说明了人才的重要。治国治国,只要令人才各司其职,国家自可垂拱而治……”



对方君乾来说,肖倾宇是一个非常难得的听众,和肖倾宇聊天是实在是一件很舒心的事情。



在以前,也和别人谈过自己的政见和主张,但那些人,要么根本对他的见解没有一丝兴趣甚至嗤之以鼻,要么不懂装懂,说一些风马牛不相及的事情,还有的,他们根本不会关心你在说什么,他们想到的永远都是他们自己,在和别人谈话的时候,他们总爱用一幅不以为然的样子打断别人的谈话,然后把自己的话题转移到可以满足他们那可怜的虚荣心的方向上,他们只需要听众,而他们自己最不愿意的也是做一名听众。



但肖倾宇却不是这个样子,肖倾宇的知道的东西很多,但他不会向其他人那样在和别人谈话的时候经常打断别人来炫耀自己,他对别人的话题很感兴趣,很多时候,肖倾宇都是微笑着扮演一个倾听者的角色,但这个倾听者并非只会在一旁点头,在很多关键的问题上,这个倾听者都能和自己有比较深入的讨论,两个人从朝政格局军国大事,可以谈论到江湖趣闻小道消息。



方君乾知道他不良于行,但听他闲闲道来,宫中掌故,江湖势力的神秘所在,如数家珍,深悉熟解,毫无难度。方君乾忽然觉得,面前的这个肖倾宇身上似乎有一种很特别的魅力,在和这个人交谈的时候自己会对他有一种很本能的信任,这个人身上有一种很特别的气息,当他在认真听你说话的时候你会觉得自己受到了尊重,而当他和你讨论问题的时候你会觉得找到了知音。



夜已深,月倚墙。小院中桃花纷飞飘落,暗香浮动月昏黄。



方君乾轻拈茶杯,温和坦诚的目光直视肖倾宇:“我一直把你当作朋友,”他说,“没想到你却是我知音。”











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第一卷 第五章

347809-03-25 17:12

自那夜秉烛夜谈之后,方君乾几乎是夜夜前来,而且每次前来总要吃食饮茶,让肖倾宇不禁怀疑他是不是特意不吃晚饭来自己家蹭吃蹭喝。王府的财政已如此困难了吗?堂堂小侯爷也不致沦落到这种地步吧!分析后所得结论——纯属方小侯爷个人素质问题!



而且,方小侯爷来夜访从来不走正门!实际上,除了劳叔与日夜伺候公子不离身的张尽崖张小朋友,小院里几乎没有人知道声名显赫的方小侯爷每天深夜到此。于是我们的无双公子便会在亥时准时挥退守夜护卫,准备好茶点,并悄悄为方君乾留一扇窗。而方君乾,每夜就是靠这扇窗悄声跃入肖倾宇就寝的小楼。



方君乾曾自嘲自己在这段时间里,飞檐走壁的轻功倒是上了一个新台阶,越来越像偷香窃玉的采花贼了。肖倾宇惋惜,可惜小楼无美人。方君乾一本正经地回答,有,我面前不就是吗。



静默了一会儿,两人突然捧腹大笑!



两个人在一起时,偶尔肖倾宇会在落英中奏箫。这时方君乾便静静地听着。奏箫时的肖倾宇,神容恬似,弹指如诉。



箫声凄、清、哀、寂。



乍听无情,然极深极静处,又似无限多情……好似箫音正吹到高情处,却似突然忘了情;本来乐声正奏到浓情时,却忽然成了薄情。



方君乾听得很专心。只觉得箫声直击人心,令人听后心中有一股舒美,一种感动,还有一种淡淡的、微不可察的孤寂……



他说不准那是什么感觉也不知为何有那种感觉。



方君乾说不出所以然来。



有时,肖倾宇会望月抚琴。



他弹琴的时候神态很俊,甚至有点俏,很有一般静若处子之美。只是他十指纤秀有力,一弦一弦的拔了过去,很快的,也很自然的,甚至也很自负的。



这琴乐一路“流”到水穷处,正不见雾不见水,却见柳暗花明,坐看云起,恍如一片幽香,细细碎碎,净净踪踪,袅袅绕绕。而每当这时,方小侯爷兴致一起,便会随琴舞剑。



身法如龙,剑气如虹。正是——剑光与琴音齐飞,青丝偕红巾共舞。



兴起时,方君乾亦会突然跃上树枝舞剑!漫树桃花也似被他剑气所侵,飘飘悠悠,洋洋洒洒,一如一场踏碎的盛世烟花!



绯红花雨悠然飘撒,落在他们的身上、发上、衣上,于是……迂回在身,纠缠在发,徘徊在衣,亦,缠绵在心……



而此时,两人却在对弈中。



两个人棋力相当,所以输赢无定。



方君乾拾起一枚“马”,笑容慵懒自得:“马五进三,吃炮。”方君乾善攻,他的棋艺有如剑气,有时连肖倾宇也给他杀招中的剑气迫住,亦曾一时为他锋芒所折。“攻城略池,犹如探囊取物。”这是无双公子笑着对他的评价。



而肖倾宇的棋艺也非同凡响,每退守之时,尽蕴反击之机,且攻势中隐含杀伐之气,锐意逼人,往往毁敌于弹指间。他的棋路孤高出尘、另辟蹊径,令方君乾叹为观止,大是折服。



肖倾宇不动声色地抬手吃去方君乾的“相”,转眼间,卒子已深入腹地,直捣黄龙!“将军。”他抬眼望他,眉梢间满是笑意。



方君乾暗叹失策,迅速将棋局在心中推算几遍,终于发现大势已去,无力回天。于是很干脆地放下棋子,露出大大度度、坦坦荡荡的笑:“我输了。”“承让。”肖倾宇绕着金线的右手缓缓捋过一缕黑长鬓发,雍容华贵,只是眼睛里带着的温暖浅笑,说不出的清华骄傲。



“无双公子真是名不虚传,奇门遁甲、机械技巧、琴棋诗画、医卜星相、阵法韬略,无一不通,无一不精——不愧称为‘天下无双’。方君乾得你一知己,此生足矣!”



“小侯爷过奖。”他一笑,春水映梨花。“这天下哪有一模一样的相同之人,你、我,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存在,每个人都是‘天下无双’。可叹世人永远勘不破这浅显道理。”



方君乾:“哈哈,你对,我错。”



“公子、公子不好了!”张小书童慌慌张张跑上二楼,一头冲进自家公子卧房!方君乾忍不住打趣:“你家公子好着呢!有什么不好的。”



“哎呀懒得跟你说话!公子,林小姐到小院了!!”



“依依?”肖倾宇皱眉,“这么晚了她来干吗?”



“不知道。”小童连连摇头。



肖倾宇冷道:“就说我已睡下了。”



“我说了~~~~!”小童哭丧着脸,“可是她说公子房里的灯还点着,摆明了没睡……”



都是方小侯爷的错……!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捡漏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最佳女婿长生十万年我给万物加个点最强狂兵混都市修真聊天群都市全能高手最强狂兵极品妖孽(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