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A -A

沉默沉默沉默——



看见方君乾的表情有点尴尬,了尘马上善解人意道:“可巧,肖公子每年清明时节都会到此踏青,此时他正在后院赏花,待老衲为两位引见如何?”方君乾喜出望外:“他现在就在此处?!”了尘见他一脸激动,还以为他已亟不可待,“正是。”



“呵呵呵,”方君乾喃喃自语,“什么叫‘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还以为自己在茫茫人海里找一个人定要花一番功夫,哪知你自己竟撞上门来了!连天都帮我……



肖倾宇,你上辈子一定欠我很多钱……











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第一卷 第三章

269309-03-25 17:10

“肖公子,这位是方君乾方小侯爷,小侯爷对肖公子仰慕已久。小侯爷,倾宇公子才华盖世,天下无双。二位都是人中龙凤,定会相谈甚欢,二位慢聊,老衲先行告辞……”方君乾笑得无比开心:“大师慢走!”



正值寺院花园百花盛开,万紫千红,然而肖倾宇端坐在华贵轮椅之中,气韵风华竟令身旁百花黯然失色。



方君乾不怀好意地笑。“肖公子久违了。自上次一别之后,在下甚是挂念,没想到今日会在此地相逢,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有缘千里来相会’?”



肖倾宇的脸色绝对不象老友久别重逢的欣喜。相反的,剑眉微皱,显得淡漠而凝重。他心思内敛深沉,眸光流转,眼底只余清冷。



方君乾见那小书童没在他身边,不由奇怪道:“你的书童呢,怎么不见他来照顾你?”



“我不需要别人照顾。”他的声音静静的,淡淡的,像在陈述一个事实,“一向是我照顾别人。”



“你双腿不便?”“身患腿罹,自小便无法行走。”“那你……?”



肖倾宇沉默了一下,认真道:“有时候,‘残’并不意味着‘废’,我从不为无法行走而怨天尤人,觉得自己可怜,低人一等。这世界上,不残而废的人实在太多了。”



当肖倾宇平静地说出那番话后,方君乾立刻对他肃然起敬。连方君乾自己也没想到,这个苍白文弱,无法行立,整天只能呆在轮椅上的少年,在心中,竟对人生有如此感悟!在肖倾宇残疾的身体里面,方君乾看到了一种坚毅、坚韧到可怕的精神气质。方君乾对一个人是否值得自己尊敬有着独特的判断标准,在方君乾看来,一个人是否值得自己尊敬只取决于两个标准,一是这个人是否拥有令人敬佩的才华;二是这个人是否具备屡败屡战、百折不挠的心境气度。除了这两条以外,再也没有第三条标准。有些身居高位、富可敌国的人,在方君乾眼中,并不比一个陌生的在农田里劳作的普通农民能获得自己更多的尊敬,纵然贵如太子之流,也很难获得方君乾打心眼里的敬服,虽然在所有人眼中,方小侯爷永远都挂着可亲的,谦逊的微笑,待人接物彬彬有礼。



很少有人能获得他的尊敬。



然而,肖倾宇做到了。不是表面上的尊敬,而是发自内心的敬意。



方君乾自知,要是自己的双腿永远无法行走,自己绝对做不到如他这般坚强豁达。这人若能站起来,该是多么完美无瑕!……莫非是天妒英才,老天见不得完美的事物,所以才将他双腿夺去,令他在凡尘苦苦挣扎,抗争……



方君乾叹了一口气。真是,可惜呀……



风停了,什么声音也没有。这世界上一旦完全沉寂时,也不知它是在悲哀,还是在伤情。



肖倾宇穿着样式再简单不过的月白衣衫,没有佩戴任何饰物,手上正捻玩着一圈金线。平静温和的神情,微微垂着眼睑,浓密的睫毛让方小侯爷想起前些日子在寺院中见到的蝴蝶。



“肖兄可还记得你我初遇时,肖公子说的那番话?”



肖倾宇脸色一沉,温润如玉的面庞象结了一层冰霜,带点冷,有点厉。他讥诮地盯住方君乾:“小侯爷可是在‘提醒’在下。”有时,提醒和威胁是同一种意思。可偏偏,他肖倾宇最不吃就是“威胁”这一套!



“不,我只是想说,”他俯下身凑近他,“你当初说的话,我没听见。肖公子呢?”肖倾宇立马意会,微微一笑:“我也忘记了。”



两人注视对方半饷,忽然相视而笑——!这两个男子,都是天下绝顶聪明的人物,而聪明人之间是不用把话说得太明白的。有些话,只可意会,不可言传。若真说明白,恐有杀身之祸!



一个俏丽少女从假山后跳了出来:“表哥~~~~!”



方君乾见过她,就在那桃花林里,碧水湖边。而此刻,少女一袭湖绿纱裙,笑容甜美,肤白如雪,靓丽的让人眼前一亮!



“怎么又是你?”少女显然也记得方君乾。



实际上,很少有人可以忘记方小侯爷。



毕竟方小侯爷可是京城里所有待字闺中的少女的梦中**,理想夫婿。



“你是表哥的好朋友吗?”少女甜甜地问他。



方君乾对这个俏丽可人的女子很有好感——他对所有美丽女子都有好感。他也很讨她们喜欢,他对每个女人都彬彬有礼,若即若离。



“对呀,我是倾宇的朋友。今日得见姑娘真是三生有幸,不知姑娘芳名?”



少女皱皱娇俏小鼻子:“什么朋友,一开口就漏馅了!表哥的朋友都称表哥为‘公子’,还没人直唤表哥‘倾宇’呢!你跟我表哥很熟吗?叫得这么亲热!”少女对方君乾很不客气。



不知为什么,自从初次看见方君乾和表哥站在一起时,她就有种莫名的紧张不安。因为紧张、不安,所以就愈加讨厌他。



眼前这个英挺尊贵,身批红巾的男子,仿佛是她今生夙敌!



“依依,你失礼了。”肖倾宇的声音不大,甚至可以说是温和、悠弱,却有种说一不二、不怒自威、令人兴不起丝毫反对的魄力。依依马上闭了口。



“这位是肖某的表妹,林依依——当朝宰相林文正林丞相之女。依依,这位是定国王爷膝下独子,方君乾方小侯爷,不得无礼。”“是。”林依依弱弱答应,暗地里朝方君乾扮了个鬼脸,不服地挥了挥自己的小拳头。



方君乾不由为之失笑。只觉得这小姑娘实在太可爱了,她对肖倾宇的爱慕和维护,即使在三里外都闻得到……



“表哥我们回去吧,你看天色都已这么晚了……”林依依撒娇。“依依你先回去。”肖倾宇拂去衣上落花,姿态高贵优雅,“夕阳无限好,我和小侯爷再聊一会。”“表哥~~~!”她不依,突然瞥见肖倾宇面色一沉!心中一冷,立刻咽下几欲脱口的反对,乖乖离开。



方君乾若有所指:“她喜欢你。”



“我从小双腿不便,依依怜我,照顾我,我们青梅竹马,亲若兄妹。”他把玩着手中金线,风静温恬。



“你装傻。”方君乾深深地笑,“你明知她对你不是那种喜欢。”肖倾宇没好气道:“方小侯爷,你还真是三八呀!”“过奖,”方君乾脸皮超厚,不以为意,“其实我也觉得自己很有作媒婆的潜质。”



肖倾宇忍俊不禁:“这话若被老王爷听去非把他气死不可。”他这一笑,仿似严冬尽去,春暖花开,一天的阴霾俱隐去,云开月朗。眉宇之间那点朱砂,愈加鲜艳欲滴,更衬得眉清,愈显得目秀。



在这一刻,方君乾有种看见一簇幽兰破冰而出、霜销雪霁、云淡天清的错觉。“你应该多笑笑的。”他真心诚意道,“你笑起来真的很漂亮,也很可爱。虽然我知道你并不喜欢别人用这类词形容你。”



“方君乾……”他敛起笑容,端坐于轮椅中,沉静如千年浸于深潭的剑,“你知不知道,你有时候真的很讨人厌呀?”说完也不看方君乾脸色,拂袖而去!



方君乾默然。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捡漏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最佳女婿长生十万年我给万物加个点最强狂兵混都市修真聊天群都市全能高手最强狂兵极品妖孽(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