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A -A

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作者:沧海遗墨



宇历一十七年,一代明君寰宇帝恰逢四十寿辰。



九州升平,四海同庆。万民自发筑九层寰宇宝塔,为帝庆寿。



寰宇帝在位十七年,推旧政,整新纲,南抗倭奴,北拒戎狄,开创一代盛世太平。



万民称颂,尊其真龙天子,万世明君!



五月初五,寰宇帝寿辰。



帝于九层宝塔之下大宴群臣。



宴间羽带翩飞,觥筹交错,轻歌曼舞。



刚到不惑之年寰宇帝轻拈夜光酒杯,杯中美酒如猩红血液,在他指间缓缓摇晃。



大臣之中有人偷瞄打量寰宇帝——一袭玄黑描金龙皇袍贴在他身上,更突显出他挺拔消瘦的身形,脸似玄玉,鼻若刀削,一双星目顾盼之间亮若闪电,令人不感逼视!长长的剑眉斜飞入鬓,雍容之中显无上威严!众臣不禁感叹:俊美若此,不知陛下年轻时有多少美人为之疯狂……



群臣举杯齐颂——“陛下万寿无疆~~~~!!”



寰宇帝在九龙皇座中朝群臣遥遥一举,随后将酒一饮而尽!豪气万千!



“好!!——”群臣喝彩!



宴会正达到**时,寰宇帝应群臣要求,起身登上九重宝塔。



塔顶寒风刺骨,吹得龙袍猎猎作响。



风很大,月色却格外明亮,宛如一层薄薄的水银轻铺于塔上。



寰宇帝凭栏伫立,静静的,无声无息的,宛如等待了一生一世的孤寂苍凉。



“倾宇……”他开口,唇瓣如雪,带着微颤。



细微的声音淹没在漫天烟花中!烟花弹跳飞窜爆裂绽放,如烟如雪如火树如银花,——将夜空照得如同白昼!



寰宇帝蓦然想起年少轻狂岁月,嘴角不由扬起一抹轻笑。月光朦胧中那个眉目依旧的清雅男子仿佛正站在自己身边——冷淡,高雅,华贵,眉间一点朱砂鲜红欲滴。他朝他温柔微笑,眉目如画……



“倾宇你看那朵烟花——!!”兴奋呼声卡在了喉咙……他的身边,没有他……!!冰冷的空气仿佛在嘲笑他。是的,那个与自己并肩看天下的男子早已不在了。没有他的温度,没有他的声音,没有他的凝眸……自己……赢得天下,输了他!



空中,烟花烂漫。



塔上,形只影单。



寰宇帝孤寂地站着,背影中透出从来没有在别人面前流露过的凄凉落寞……犹记那个沉静如水的男子静静坐在轮椅上,对自己微笑道:“红尘之中,若少了你,倾宇有多寂寥。”他当时虽在微笑,却悲伤得让人潸然泪下。



轻柔的风在夜空中静静流淌,有种穿越时空的深情缱绻,韶华流逝,物是人非,风亦感伤,人亦彷徨——



泪眼朦胧间,仿佛看见那个雍容坐在轮椅中的高华男子正睁着那双清澈黑眸温和地看着自己。抬眉低眼、光彩陆离,眉间那点朱砂灵动欲现。寰宇帝猛然发现,自己已是泪流满面!……



于是所有人都清楚看到,塔上那个坚毅华贵、杀伐予夺、说一不二、似乎永远都坚不可摧的男子,在那一刻,犹如一个孩子般……失声痛哭!——



“小侯爷!跑慢点!!”“等等我们!!”“危险呀!”



众人惊呼间,一匹神骏黑马一掠而过!滚滚烟尘中留下几个筋疲力尽的家丁。



马上少年红巾披颈,眉宇顾盼之间,犀利如剑,倨傲似火,姿容尊贵且端丽,尤自带着年少未脱的轻狂飞扬。“哼!想祖辈于马上打得天下,弓马骑射无一不精,这功夫到吾辈手里怎能荒废掉!”



丛林间隐约有黑影一闪!“梅花鹿!”少年眼疾手快,矫健拨转马头,双腿一夹马腹狂追猎物!



梅花鹿撒蹄狂奔——



“小侯爷!!——”少年对属下唤声置若罔闻,径自朝丛林深处追去。



眼见林路越来越崎岖,跨下良驹也因树林过于茂密举步维艰。“该死!”小侯爷索性下马步行。神驹似有灵性,亦步亦趋地紧跟在少年身边。



“哼哼,抓住了……”少年盯住不远处跳动的梅花鹿,不紧不慢地搭弓引箭,一举一动透出志在必得的压迫感。



突然,一缕幽咽箫声从林中溢出,少年身子一震,弓箭险些脱手!再回过神来,猎物早已无影无踪……



少年剑眉一挑,满目诧异。他不象一般公子王孙长年养于府中,自小性子就野,尤喜混迹民间,自然见多识广。然而从没听过有人能把洞箫吹得如此出神入化,天籁之音也莫过于此吧!若让府中乐师听了,怕他们羞愧地会集体自杀。



想到这里,少年不由放轻了脚步,循声朝林子深处走去……



如果当时,没有一探究竟的好奇……



如果当时,没有惊鸿一瞥的惊艳……



如果两人不曾相识……



如果时光能够流转……



他会不会仍然选择,走入这个死局?……



花飞满天,落英缤纷,粉红花瓣飘飘洒洒落在桃花树下雪衣少年的青丝间、衣襟上。落寞,凄艳。他静静坐在一张华贵轮椅中,微垂头颅,眼睑半敛,只看得见长长睫毛覆在清冷如雪的脸上投射出一片阴影,以及,眉间那点高贵的朱砂。



方君乾屏住呼吸,宛如一个误闯陷阱的凡夫俗子,下意识地挪了挪身子,忽觉脚尖像磕着了什么东西,“咯吱”一声轻响,脆弱的枯枝断成了两截!



“谁?”白衣少年马上醒觉,他头也不转,右手捻住掌心一圈金线一晃一甩!金线立马毒蛇般直扑不速之客!



方君乾迅速用剑一格!然后身子后倾避开金线的第二次杀招!等他站稳脚跟,早已吓得面色苍白,手心也被冷汗打湿了。



“给我出来!”白衣少年似是行动不便,但他垂目低首,双手连抬!只听“吃啦啦啦——”一声巨响,方君乾眼前的竹子竟相继倒了下去。竹子断口平滑整齐,竟是用金线切割!



他抬眉,他回首,他白衣胜雪纤尘不染,他红巾披颈倨傲似火,从此两人就栓在了一起,注定了今生这凄怆的结局……



白衣少年的声音沉静如水,温润中自有一股冰冷孤傲:“你是谁?”方君乾剑眉一剔:“你又是谁?”



少年撇了撇薄如剑身的嘴唇,似是不屑说话。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捡漏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最佳女婿长生十万年我给万物加个点最强狂兵混都市修真聊天群都市全能高手最强狂兵极品妖孽(完结)